正文 第一百八十九章 阮玉琴

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:异能精气正文 第一百八十九章 阮玉琴
(读文学 fmphd.com)    白影完全没有想到卓峰会来这一手,重新凝聚后成形体,直勾勾的看着卓峰,更加怀疑人生。

    不是普通人都看不到自己的吗?

    刚才这人的右手推出来的东西是什么?竟能将自己的形体砸散成这样?

    好恐怖!

    不是说我们这些常人看不见的东西才是恐怖的吗?

    眼前这年青人怎比我们还要恐怖?

    白影再次飘到卓峰面前,上下打量着眼前这个睡意朦胧,眼睛都没有睁开的人。

    再次伸出长长的手爪朝卓峰脸前抓去,可还没到卓峰的脸前,砰的一声,白影又被一掌拍散,而卓峰却依然没有睁开眼睛。

    被拍散的精气缓了会又凝成一团,形成的那个形体瑟瑟发抖的看着卓峰,再不敢上前来了。

    卓峰眼睛一睁,一道绿光一闪。

    那白影呼的一下,蜷缩成一团。

    “大仙饶命,大仙饶命......”

    “大仙?”卓峰一惊,什么时候自己成大仙了?

    “对啊,你能两次将我拍散,不是大仙是什么?”白影发出中年女子的声音说道。

    原来是这个原因啊,看来这白影也将自己当成神棍了。

    “呵呵。我可不是什么大仙,我不过就是个普普通通的人,普通的男孩子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为什么有这能力?还可能看得见我,对吧?”

    “我的确能看得见你。”卓峰点头道。

    “不是说,只有那些神棍啊,大仙啊,才能看得见我们这些形体吗?”白影不解。

    “他们看不看得见你,我不知道,反正我能看见你。并且在人工湖护栏边时,我便看见你了。你还将那祭拜用的,没燃尽的冥纸灰踢散了。”

    卓峰盯着这白影说道,停了停又继续道:“然后我还跟着你的踪迹去了你老公的家里,还有下午为你做法事的彭老头的家里。”

    “啊!你到底是什么人?能看见我,并且跟着我?我说怎两次不同的地方都见着你了,而你却一点也不怕,一点也不慌乱?”

    “我都说了,我只是一名普通人。不过,我还有另一身份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身份?”

    “收录你们这些游荡无法分散的精气......你看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卓峰左手一招,一个容器出现,里面已经存储了一部分收录上来的精气。

    “啊,能不能请大仙先缓手?我还有这世间的一丝怨念没断,无法安心散会,才停留于人间。我还要找那姓胡的算账,还有那做法事的彭老头,死后都还要折磨我......”

    白影恳求卓峰高抬贵手,可能是怨念太深,恨得咬牙切齿。

    “对了,刚才我见你去攻击彭老头,却被他胸前的什么东西给挡回去,反将你弹开,那是什么东西?”卓峰想起什么事情,问向白影。

    “我死后对这世界有怨念,精气无法消散,最终聚成形体,然后我去找姓胡的去寻仇,起先将他吓唬到,躺床上病了几天。可他那狐狸精秘书,不知在哪找到这彭老头来胡家做法事。

    “这老头让**找了一件我以前穿过的衣服,在上面找到几根我生前的毛发,取下他胸口的一个物品,压在毛发上。当时,我不在胡家附近,可这东西压在毛发上瞬间,我便能感觉到全身快炸掉,痛疼难忍,整个形体都快要炸散而去了。还好那老头来胡家做法事之前已经去过几家,不然这胸口物品的威力会直接让我魂飞魄散。”

    卓峰听到这白影说到那胸口物品,一惊,应该就是那散发紫光的物品,想不到这么厉害,还能将这些无法消散的形体精气物直接魂魄消散?

    那白影又继续道:“我留着最后一丝残留精气,迅速逃离掉,通过吸收背阴处的残存精气,才得以恢复过来,再过去时,便看到**带人在人工湖畔边燃烧冥纸冥钱。想想可笑,我生前让我自生自灭,死后给我烧那些东西有什么用处?”

    “那你的怨念又是什么?帮你解决了你的怨念,你可否帮我一个忙?”卓峰道。

    “只要能让我再见见我的女儿,再让她发自内心的叫我一声妈,打心底里有我这个娘,我便是遭五雷轰顶,魂飞魄散,我也愿意。”白影哭泣道。

    “女儿?叫声妈妈?”

    不是每个女儿都应该叫自己的母亲为妈妈吗?

    “我生前叫阮玉琴,我老公叫胡德民。我们原本只是一家夫妻超市的小两口,后来机缘巧合下,将超市做大,做成了连锁超市,我们退居幕后当上了人们口中的老板。后来超市全交由我打理,**又新开了一家公司,做了上真正的老板。

    “我们两人成婚很晚,算半路夫妻,我们以前都离异过,我是因为无法生育才和前夫离的婚。可和**结婚后第四年,我竟然奇迹般怀孕了。当时医生说我年龄大,以前各种原因无法怀孕,吃了很多不同的药物,现在怀孕对胎儿很不好,有很大的影响,劝我不要生。最终我还是坚持将女儿生下来了。

    “生完女儿后,**对我很是体贴,关心照顾。可随着女儿长大,能走路了,能学舌了,可女儿就是不喊爸妈,而且叫唤她很多声,才慢慢回头来理你。我们抱着孩子到医院一查,是先天性痴呆,反应迟钝,智力低下,是因为我胡乱吃药后体内有沉积毒素,在怀孕期间被胎儿吸收所制。

    “花了很多钱为孩子治病,可一点效果都不大,慢慢**便放弃了,很晚回家,到后来的很少回家。回家后便对我们母女大吼大叫,训斥我们,再后来,便让我和女儿自生自灭。去年,我患上重病,**都不来看下我们母女。就这样,我撇下了生活无法自理的女儿走了,可怜到最后女儿都没能叫我一声妈妈。”

    白影阮玉琴抽泣着,“化作这形体后,我去找过我女儿,可不知道被**藏到哪儿去了,几次找他,想托梦给他,在梦里问问,可每次都将他吓醒。后来,缠着他的那狐狸精便不知道在哪找到这个彭老头来做法事。”

    “是不是只要帮你找到你女儿,然后让你女儿叫喊你一声妈妈,你便可以任由我处置了?”

    卓峰听完这故事,很是对这阮玉琴同情,问道。

    白影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我女儿现在都快五岁了,能看到她开心的像一名正常孩子般生活在这世上,便是我最大的夙愿。不奢望叫不叫我一声妈妈......”

    卓峰明白阮玉琴的意思,可怜天下父母心,到死了都还在想着自己的儿女快乐开心的活着。

    难怪这白影那么恨胡德民了。

    看来明天有要做的事,先帮这白影找到她有残疾的女儿。

    “这事交到我身上,不过事情办好后,我也有一事要找你帮忙,可能还要让你有些牺牲。”

    “大仙能帮助我,我已经感激不尽了,不要说牺牲,下辈子,给大仙做牛做马都愿意......”

    “先不要这么说,我也不知道我能不能找到你女儿。先借你身上一点东西用用。”

    卓峰说着,左手一招,招出一个小容器,右手对着白影阮玉琴一弹,一小团精气被弹开来。

    左手将容器瓶盖一打开,对着那小团精气便是吸收过去,然后盖好瓶盖。

    白影呼一下,消失在卓峰面前。

    希望能从这收录来的一小团精气里提炼出一丝阮玉琴女儿的信息吧。

    意识一动,进入大房间,将盛有白影部分精气的容器托在手中,依蛛丝法,将自身绿色精气抽出,用精气能量供给,左手将白影精气招出,往绿色精气团里一推,瞬时,便被绿色精气撞击的四分五裂,每一粒都在绿色精气面前透明起来。

    两三个呼吸后,白影精气被绿色精气研究的透彻,一行行信息进入了卓峰的大脑。

    将这些信息看完,退回绿色精气,卓峰很是感触。

    作为一名女人,能有自己的后代,无可质疑,但不有因为自身原因,导致后代出现残疾就被男人嫌弃而不顾,怎说都说不通,这难道不是两人共同的结晶,而要一起承担的责任吗?

    好在这部分白影精气里,还是让自己发现了丝丝她女儿的残存精气。

    不管自己的女儿是什么样,什么病,这其中的母女情谊是最深,最有爱的。

    “早些休息吧,明天有事情要做了。”卓峰自言自语道,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在家吃完卓妈做的早餐,卓峰告诉两老,说自己出去一下,中午可能不在家吃饭,让两老自己做着吃,便背上挎包出门了。

    坐上一辆发往乡镇的汽车,卓峰在一处乡村前下了车。

    白影精气里发现的她女儿的精气,显示现在的活动范围便在这个村落。

    卓峰在这村落转了一圈,发现大多人家的门窗都是锁上的,好多都不在家,在外务工,偶尔有几户大门是开着的,但都只是一些留守的老人和小孩,没有发现什么特别的女孩。

    正在想,审视精气时,发现的信息是不是给错了,还是......便听到一户人家里碗掉在地上,啪一声摔碎的声音,接着便是一小女孩哭泣,大人训斥小女孩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怎回事?来这家里才半年不到,天天摔碎饭碗?你不会是来作践我家粮食的吧?这可是我们辛辛苦苦种来的啊。如果不是我们不能生,鬼才要领养你回来。现在要将你送回去,都找不着你的家人。你的父母也真是狠心......”

    小女孩哭泣的声音更大了。

    卓峰寻声过去,一听,好像要找的女孩便是在这家了。

    “咚咚咚。”卓峰敲门。

    “谁呀?”一名女子在里面喊叫道。

    开门一看一名年青大男孩背着个挎包站在门外。

    “你找谁?”

    “哦,我叫卓峰,是胡德明的外甥。我表叔说他女儿寄养在您家,我这几天刚好放假,便想过来带她去玩几天。”卓峰编着话语道。

    “胡德明?你不说,我都要忘记这人叫什么了。当初把小孩子往这一扔,这都大半年了,一分钱都没看到,我们正想去找他人呢。这小孩天天在家摔东西,又不说话,是不是哪有什么问题?”

    那女子很是气愤,但见到卓峰这么客气,刚想去找胡德明,这人的外甥便来了。

    “你回去,得好好跟你表叔说一下,这样下去不是个事,我们又要做农活,又还要照看这小孩,结果一分钱好处没捞着不说,反倒给自己惹上一身骚。”

    “一定,我一定回去好好跟表叔说。那我表妹在哪?”

    “雯雯!雯雯!......雯雯。”那女子一连叫了七八声,都没看到那个叫雯雯的小女孩出来。

    “你看,每天都这样,不管你叫多少遍,都不理你,非得到她面前,打她一下,才肯回头......”

    女子气冲冲的跑到里屋,啪,一声打在女孩身上......读文学 fmphd.com
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!

如果您喜欢,请点击这里把《异能精气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异能精气最新章节更新连载
如果你对《异能精气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 点击这里 发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