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卷 中洲侠影波澜起 第一百九十章 中洲唐墨侠,庙堂悬镜司

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:微尘传 第三卷 中洲侠影波澜起 第一百九十章 中洲唐墨侠,庙堂悬镜司
(读文学 fmphd.com)    许成林与陈洛雪几个闪便远离了那处院落,只是二人转过一个无人的拐角之时,竟是被一人拦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二位听了这么久,看了这么久,难道没有一点交代不成?”

    打量着眼前之人,许成林眼中不有些惊讶起来。

    好个不羁的男子!高八尺面如玉,一顶玉冠压墨丝,凤眼含笑怒中藏,嘴角常挂邪魅笑,赤玄锦衣上着,手中墨箫玄机藏。

    “阁下是谁?为何阻拦我二人去路?”

    许成林装作不知男子所言为何,一本正经的试图敷衍。

    他话语中用的是阁下,而并非是道友。虽是知道眼前的男子是一名修为不弱的修行者,但许成林自信对方看不破自己是否是修行者,故而想着装作世俗中的上位者来隐瞒过去。

    “阁下?我看你称呼错了吧,称呼我一声道友才对吧!”

    男子微微一笑,看向许成林露出一个你懂得的表。

    “阁下玩笑了,我二人只是在此路过,并不知道阁下为何阻拦。若是阁下不让,我二人再寻他处离去就是。”

    没有理会男子传达的言外之意,许成林放下这番话便小心的与陈洛雪转退走。

    哪知二人还没完全转过形,便觉边清风拂过,再抬眼时已见男子挡在他们前不远。

    许成林双眼一缩,心中暗暗赞叹。

    “好快的速度!竟是与我的腾云法相差无几!”

    与陈洛雪对视了一眼,二人悄无声息的后退了一步。许成林就是一个擅长快速作战的好手,故而对付一些擅长速度的对手是颇有心得的。而陈洛雪与许成林待的时间长,耳濡目染之中也是知道如何对付速度快的对手的。

    对付擅长法速度较快的对手,首先要与他们拉开一个安全距离。何为安全距离,其实就是自己足够有反应的距离。一旦被速度较快的对手栖,若是不擅近作战,任是谁也要饮恨当场。其次,与速度较快的对手交战,要随时集中注意力,做好后发制人。与速度型对手交锋,先出手的一般都是对方。若是自己随便出手,很有可能击中不了对方。一击不中,对方利用速度发动攻击,十有**会让你陷入被动。当然,若是你速度比对方快,或者十分确信自己能预判准确,随意你先出手或后出手。

    “怎么,装不下去了?呵,那让我再帮你一把吧。”

    男子谈笑之间,影已是在原地出现了数个。许成林与陈洛雪眼睛没有看清这些影是如何出现的,但神识却是敏锐的捕捉到了。

    就在说话之间,男子横向在两丈的范围快速的踱了几步。但由于移动速度过快,导致这些影还在二人眼中停留。

    “看招!”

    似是好意的提醒了二人一句,男

    子挥动着手中的墨箫向着二人直点过去。

    呜咽的箫鸣声中夹杂着一股轻灵锐利的灵力,隔着还有三丈的距离,许成林已是感到了迎面的锋锐之气。眼见着数道影向着自己而来,许成林没有第一时间反击。

    “退!”

    轻笑一声,许成林单脚点了一下地面,带着陈洛雪迅速退开三丈距离。

    见二人的后退速度如此之快,男子不由得一惊。但点出去的墨箫并没有收回,仍旧一往无前的继续点出。他相信即便与二人隔着足足有五丈距离,但他仍是可以攻击到二人。

    形一个晃动,男子携带着数道影迅速走出两丈距离。只是还未等他再有所行动,一种危机之感突然萦绕心头。下意识的,男子瞥见了前方地面的异常。不知什么时候,那里竟是亮起了一片灵光,隐隐一个法术就要成型。

    “土墙术?雕虫小技!”

    男子微微一笑,手中墨箫一转,横向向前抽打。

    一夕之间土墙升起,一夕之间土墙崩碎。烟尘四起,数道影借此消失在二人的视线之中。与此同时,一股沉厚凝重的灵力裹挟着扬起的烟尘,向着许成林与陈洛雪袭击而来。

    “呵!不依不饶,看来是装不下去了呢。”

    微微一笑,陈洛雪看了许成林一眼。

    “真是的,不装了!”

    说话之间,许成林腰间通天灵葫一闪,长剑已然落入手中。

    “小心了!接我一招!”

    投桃报李,好言提醒了对方一句,许成林上步拔剑。

    “风起!”

    脑后白光乍现,一声清越剑鸣。一股无形的波动以许成林为中心,呈半圆形向着四周扩散。那股袭向二人的沉厚凝重灵力,瞬间有如撞到了一层屏障一般不得寸进。那被卷起的烟尘,更是犹如进入到了海水之中,瞬间便尘埃落地。

    男子的数道影再次出现在二人眼中,就连那些人影脸上的惊讶表也一起出现在二人眼中。

    只是一刹那间,男子脸上的惊讶表不见。令人意外的是,他反而露出了一副棋逢对手的快感。他随后向后急退几丈,数道影也跟着缓缓消失。

    “还没完呢!”

    似是看出了对方是抱着切磋而并非是真动手的想法,许成林心下一松,又是好意地提醒了一句。

    随着他这话刚一说完,许成林手中长剑已是出鞘两尺。无形波动笼罩的范围瞬间加大,那股沉厚凝重灵力眨眼间被吞噬,细细密密的剑气如雨点般出现在无形波动笼罩的范围。

    叮的一声,手中长剑完全出鞘。许成林单手挽出剑花,长剑直至男子。剑气如有灵一般,随着许成林长剑的指向,直接向着男子攒出去。

    “来得好!”

    男子笑着高喝一声,手

    中墨箫顿时连连舞动。点、拨、撩、刺、抽、劈、砸、砍,数般武器的技巧一齐被他使出。对面的许成林感觉眼中数般兵器闪过,接着男子的攻势便迎上了他的剑气。

    “百转千回!”

    数不清的箫影迎向了许成林的剑气,那些墨色的箫影在飞行途中竟是幻化出了数般兵器。虽都是灵力化形,但剑气与数般兵器交锋仍是发出了金铁交鸣之声。

    这交锋持续了约有十几息,接着却是剑气溃散兵器消无。二人如有默契般的一起收手,无形波动与剑气被许成林化为灵力收回,那些兵器虚影则是化作墨色气息被男子收回。

    初见墨色气息,许成林猛地一惊。须知道修行者的灵光颜色,除了与自灵根属和修炼功法有关外,还与自心的品有着一些关系。虽是没有亲眼见到,但各种记载中都是提到过,一些为非作歹的修行者灵光颜色诡异,尤其灵光颜色深沉者尤为注意。

    “这对面男子的灵光纯正如墨,莫非乃是为非作歹的修行者不成?”

    脑中刚有了这个想法,许成林便直接否定了。因为他从刚刚的几次交手中感到,对面男子的灵力纯正雄厚,更是带有一种刚正不阿、不可侵犯、浩然无铸的气息。这气息像极了钟灵在上的气息,更是与他脑中的儒家剑意极为相似。拥有这样灵力的人,不可能是为非作歹的修行者。

    “招式虽是有些诡异,但却是有一种光明正大的的气势充斥在其中。我观你二人相貌,并不像藏头漏尾之人,为何要执意隐藏份?”

    上下打量着许成林与陈洛雪二人,男子面带疑色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们跟踪我们,竟然还好意思说我们?”

    未待许成林回答,陈洛雪却是率先笑着开口。

    “呵!这话倒是先倒打一耙了,你们一群人掩藏灵力波动进入西境郡,谁知道有什么企图?作为此地的地主,我们能不多加关注?”

    男子微微一愣,但随即立即做出了反驳。

    “地主?联盟?莫非你们是散修联盟?”

    联想到先前听到的一些只言片语,以及眼前男子口中的地主之言,陈洛雪好像已经明白了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“废话!你们以为我们是谁?我们就是散修联盟的人!自我介绍一下,我姓唐,由于管闲事,同道们客气称我一声墨侠。”

    对着二人一拱手,男子报出了自己的名号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大水淹了龙王庙!”

    说出这句话,许成林与陈洛雪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皆是有些无语。

    “名号之类的东西容我们稍后告知,现在有些事我俩解释不清。我只能告诉你我们不是敌人,改我二人协同门定来拜访!”

    郑重的一抱拳,许成林略带抱歉

    的开口。

    自称墨侠的男子微一皱眉,看了看许成林的手势,接着却是笑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好!难得有人能在几招内与我打成平手。看你们的衣着气度也像是讲信用的人,我再多做阻拦反而是小人了。”

    一伸手,墨侠做了个请的姿势。

    “后会有期!”

    许成林与陈洛雪二人也没有多说什么,几个闪只见便消失在墨侠的视线中。

    略微过了几息的时间,几名衣着各异的修士从某个转角跑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唐特使,为何不留下二人!”

    “没那么容易的!刚刚的几次交手,我没有出全力,对方同样也留有保留。观那两人的衣着举止,不像是中洲大陆的修士。和我年纪差不多,又不是中洲大陆的人,还能和我打成平手,这样的人也只有那几个地方有了。”

    “您是说......”

    “知道就好,不必说出来了。总之就像他们说的,我们真的不是敌人。还有什么您您您的,我只要二十多,别把我叫老了!”

    听着墨侠的解释,几人也是明白了怎么回事。但这墨侠前面的话还一本正经,后边却是直接跳脱了起来。几人听了皆是无语,不由得面面相觑起来。

    “哦,对了!门前的那一暂时停一停吧,没听人家说改来拜访嘛。再弄那一,反而让人家笑话了!”

    临走之前,墨侠突然想到这事,又是单独交代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可以是可以,只是中洲悬镜司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他们?别与他们冲突,他们想知道什么就告诉他。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,中洲大陆能有如今的相对安定,他们也有一份功劳。只是他们毕竟人手有些少,有些事知道可以,但参与就算了吧。”

    一边说着,墨侠已是走向了远处。

    “诶!唐特使,忘了还有重要的事要说!长生教!”

    只此一句话,开口说话的男子突然便觉眼前一花。墨侠不知什么时候,竟是出现在他的眼前。

    “在哪!”

    这句话几乎是从嘴中挤出,在场的几人都是听出了语气中的愤怒。

    “这里不是说话的地,我们先回隐秘据点。那里有知道详的人,他们等候了已经有一会儿了!”

    说完这句话,这人便觉耳边生风,反应过来时他已经被墨侠带着走出去了老远。

    众人见此形,相视一眼也是急忙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此地安静了下来,只余打斗过后的出些许痕迹。二人的斗法看起来声势有些大,但各自却是控制着威力没有对周围环境造成多大的损害。

    未过多久,无名着白衣的修士迅速赶到了二人斗法之地。他们一通查探,最终锁定了墨侠离去的方向。没有人知道他们是什么人,除了中洲大陆上的某些特定的人。若是这些特定的人见到他们,一定会认出,这是接受各国派遣暗中为大陆安定默默奉献的一批人。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,处悬镜司则守安宁。

    读文学 fmphd.com
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!

如果您喜欢,请点击这里把《微尘传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微尘传最新章节更新连载
如果你对《微尘传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 点击这里 发表。